首页 > 商标案例 > 正文

文章检索

新疆足三领足艺公司胜诉商标权转让纠纷案

2019-09-06 16:59:43   来源:    点击:

\
新疆足三领足艺服务有限公司、何宁晟与北京贵都商标代理事务所有限公司商标权转让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新民终14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新疆足三领足艺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新疆乌鲁木齐市天山区。
法定代表人:周荣,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斌,新疆方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何宁晟,男,****年**月**日出生,汉族,住乌鲁木齐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闫新安,新疆同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北京贵都商标代理事务所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
法定代表人:刘玉敏,公司经理。
上诉人新疆足三领足艺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足三领公司)、何宁晟因与原审被告北京贵都商标代理事务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都公司)商标权转让纠纷一案,不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新01民初26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4月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4月1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足三领公司法定代表人周荣、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斌、何宁晟委托诉讼代理人闫新安到庭参加诉讼,贵都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足三领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内容,改判为“何宁晟赔偿足三领公司经济损失40万元”;2、由何宁晟、贵都公司承担本案一、二审诉讼费。事实与理由:1、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国家商标局2014年10月23日的《商标注册申请受理通知书》证实涉案商标的申请日期为2014年10月11日,何宁晟注册的“天山区体育馆路足三领修脚店”成立于2015年4月14日,晚于涉案商标的申请注册时间,何宁晟的行为明显侵犯了足三领公司的商标专用权,足三领公司依法有权禁止何宁晟继续使用涉案商标;2、一审判决何宁晟赔偿足三领公司经济损失数额不当。何宁晟非法将涉案商标申请转让至其个人名下,并使用涉案商标经营多家店铺,同时在其网站及微信中使用涉案商标进行宣传和招商多家加盟店的行为,侵权时间之久,影响范围之广,严重破坏、扰乱了足三领公司的经营市场,一审判决何宁晟赔偿60,000元,显失公平;3、一审判决保全费、邮寄送达费由足三领公司承担81%的比例错误。足三领公司申请对涉案商标专用权禁止转让、抵押、担保的保全行为是合法的,且一审判决何宁晟的涉案商标转让行为无效,故保全费和邮寄送达费均应由何宁晟全额承担。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支持足三领公司的上诉请求。
\
何宁晟辩称,我的经营范围与足三领公司的范围并未完全重合,只是名称上使用了足三领三个字,没有使用其商标,并未侵犯商标权。关于保全费与送达费,一审法院判决正确。综上,请求驳回足三领公司的上诉请求。
何宁晟上诉请求: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2017)新01民初269号民事判决第一、二、三项,驳回足三领公司的诉讼请求。事实与理由:1、一审法院认定何宁晟与足三领公司之间的商标转让行为无效明显错误。国家工商总局经审核后于2016年9月27日向何宁晟出具了核准第15489761号商标转让给何宁晟的商标转让证明,何宁晟已经合法取得了第15489761号商标的所有权,足三领公司如认为商标转让行为无效,应先提起行政诉讼;2、足三领公司向法庭出具的《司法鉴定书》系其单方委托的,可信度无法确定,且该鉴定报告中用于作为比对样本的印鉴留存文件不具有客观公正性;3、一审法院认定的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没有事实依据,何宁晟是本案涉案商标图案的创作者,在自己经营的店铺中使用“足三领”文字是行使自己的著作权,并未侵犯足三领公司的权利,故一审法院判决何宁晟赔偿足三领公司60,000元经济损失没有法律依据;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支持何宁晟的上诉请求。
足三领公司辩称,一、商标转让应征得股东会的同意,何宁晟未经公司授权,私刻伪造足三领公司印章,伪造相关文件从而取得涉案注册商标的行为违法,该转让行为无效;二、北京京安拓普文书司法鉴定中心是合法注册的司法鉴定机构,其出具的鉴定结论具有真实性;三、何宁晟提供版权证书不能代表真实的发表日期。综上,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何宁晟的上诉请求。
贵都公司二审辩论终结后提交了书面意见,认为商标转让行为有效,贵都公司履行了审查义务,转让行为中的文件内容是否侵犯足三领公司的权利,均与贵都公司无关。
足三领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何宁晟、贵都公司转让第15489761号注册商标的行为无效;2.何宁晟、贵都公司共同赔偿足三领公司经济损失500,000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新疆足星晟铭足艺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足星晟铭公司)成立于2014年5月10日,股东3人,分别为周荣、何宁晟、毕冬梅,其中周荣担任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法定代表人职务,何宁晟担任公司监事一职。公司经营范围:足浴服务、按摩服务、执业技能培训、企业管理咨询等。公司章程第九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公司股东会是公司的权利机构,决定公司的经营方针和投资计划”;第十三条规定:“股东会应当对所有事项的决定作出会议记录,出席会议的股东应当在会议记录上签名”;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三)、(四)项规定:“执行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对公司负有忠实义务和勤勉义务。不得侵占公司财产。不得违反公司章程的规定或未经股东会同意,与本公司订立合同或者进行交易。执行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执行公司职务时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的规定,给公司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2016年11月29日,新疆足星晟铭足艺服务有限公司变更名称为新疆足三领足艺服务有限公司,股东何宁晟、毕冬梅将公司股权全部转让给股东周荣个人。
2016年3月21日,第15489761号“”商标在第44类商品上被核准注册,注册人足星晟铭公司,注册有效期自2016年3月21日至2026年3月20日。
2017年3月24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出具的商标档案显示:1.足星晟铭公司作为转让人将第15489761号商标转让与何宁晟的《转让/移转申请/注册商标申请书》,转让人处加盖有足星晟铭公司的印章,代理机构处加盖有贵都公司的印章;2.转让人足星晟铭公司、受让人何宁晟在2016年3月29日均与贵都公司签订商标代理委托书,其中足星晟铭公司与贵都公司的委托书上委托人处加盖了公司印章,委托人的联系人系何宁晟;3.何宁晟本人的身份证复印件、何宁晟作为经营者的“天山区体育馆路足三领修脚店”的营业执照副本复印件(注册日期2015年4月14日、组成形式个人经营)、足星晟铭公司营业执照副本复印件;4.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于2016年9月27日出具的核准第15489761号商标转让与何宁晟的商标转让证明。
\
足三领公司取得上述档案资料后,于2017年3月24日委托北京京安拓普文书司法鉴定中心对档案中的印章印文进行鉴定。足三领公司作为委托人向鉴定中心提供了1.检材:《转让/移转申请/注册商标申请书》复制件,其上“转让人章戳”处有印章印文“新疆足星晟铭足艺服务有限公司”。2.样本:①编号为0020的《印章销毁证明》原件,其上旧章印模处盖有足星晟铭公司红色印章印文;②盖有足星晟铭公司红色印章印文的A4纸原件。足三领公司申请对检材上的印章印文“新疆足星晟铭足艺服务有限公司”的真伪进行司法鉴定。北京京安拓普文书司法鉴定中心接受委托后,鉴于检材为复制件,该中心鉴定人员前往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调取了足星晟铭公司档案,现场查验了检材原件,证明复制件与原件一致。2017年3月29日,北京京安拓普文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鉴定意见:检材《转让/移转申请/注册商标申请书》上的印章印文“新疆足星晟铭足艺服务有限公司”与样本上足星晟铭公司印章印文不是同一枚印章所盖印。司法鉴定意见书后附有司法鉴定许可证和司法鉴定人执业证的复制件。
何宁晟作为申请人分别于2016年3月、7月、12月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对涉案商标申请在第35、42、3、41类商品/服务类别进行注册。
2015年4月14日,何宁晟登记注册“天山区体育馆路足三领修脚店”,经营性质个体工商户。
2014年4月9日,“水磨沟区西虹东路南二巷晟铭修脚房”注册成立,经营者何宁晟,经营性质个体工商户。2016年6月28日,经工商部门核准变更名称为“水磨沟区西虹东路南二巷足三领修脚房”。
2012年9月13日,“沙依巴克区西八家户路晟铭足浴店”成立,经营者何宁晟,经营性质个体工商户。2016年6月28日,经工商部门核准变更名称为“沙依巴克区西八家户路足三领修脚房”。
2017年2月22日,北京足三领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成立,法定代表人何宁晟,经营类型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独资),经营范围包括企业管理、经济信息咨询等。2017年5月16日,足三领公司法定代表人周荣来到乌鲁木齐亚心公证处,对北京足三领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利用涉案商标在网络上进行宣传招商的行为进行证据保全公证。乌鲁木齐市亚心公证处对上述保全过程进行了监督并于2017年5月25日出具(2017)新亚证内字第3418号公证书。公证书所附照片显示,该公司网站网页上对涉案商标进行了使用,同时在简介中称北京足三领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是于2008年发起创办,是一家从事专业修脚、足艺按摩……足部器械销售的专业服务连锁品牌。
2017年5月16日、5月23日,足三领公司法定代表人周荣到乌鲁木齐亚心公证处,对何宁晟利用涉案商标通过微信进行招聘、加盟的行为申请证据保全公证,乌鲁木齐亚心公证处对足三领公司的证据保全行为制作了(2017)新亚证内字3419号公证书,公证书所附照片显示了涉案商标的使用情况。
本案中,足三领公司主张其为维权产生合理费用包括:鉴定费6300元、保全费3020元、公证费2000元、律师代理费50,000元、交通住宿费15,107.5元、邮寄送达费100元、诉讼费8800元。
2016年9月9日,何宁晟将包含涉案商标在内的两幅美术作品在国家版权局进行了作品登记。
一审法院认为案件的争议焦点为:一、第15489761号“”商标由足三领公司转让与何宁晟的行为是否有效;二、足三领公司要求何宁晟、贵都公司赔偿损失500,000元的主张能否成立。
关于争议焦点一。首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五条规定,民事法律行为应当具备下列条件:(一)行为人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二)意思表示真实;(三)不违反法律或者社会公共利益。足三领公司提交的司法鉴定报告证实,《转让/移转申请/注册商标申请书》上的公章并非足星晟铭公司的真实印章,何宁晟虽对该鉴定结论提出异议但未提供证据反驳,因此足三领公司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提出的商标转让申请并非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其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零四条规定,本法和公司章程规定公司转让、受让重大资产或者对外提供担保等事项必须经股东大会作出决议的,董事会应当及时召集股东大会会议,由股东大会就上述事项进行表决。第一百四十八条规定,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有下列行为:……(四)违反公司章程的规定或者未经股东会、股东大会同意,与本公司订立合同或者进行交易。商标转让事宜应属公司重大事项,何宁晟未提交任何证据证明其与公司洽谈过有关商标转让的事宜,亦可进一步证实涉案商标的转让系其私自的变更行为。综上,民事法律行为应当意思表示真实,涉案商标转让行为非足三领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何宁晟在申请书上加盖虚假公章的行为违反了法律规定,该转让行为依法应确认无效。《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三十一条规定,转让注册商标的,转让人和受让人应当向商标局提交转让注册商标申请书。转让注册商标申请手续应当由转让人和受让人共同办理。商标局核准转让注册商标申请的,发给受让人相应证明,并予以公告。根据上述规定,商标转让协议并非办理转让事宜中必须提交的材料,故对足三领公司认为贵都公司未尽到审查义务,与何宁晟存在恶意串通的诉称意见,一审法院不予采纳。何宁晟称其受让涉案商标程序合法、其是涉案商标的图案创作者的辩称意见,均不能对抗转让行为实质上的虚假性,故对何宁晟上述辩称意见,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关于争议焦点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十一条规定,民事行为被确认为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当事人因该行为取得的财产,应当返还给受损失的一方。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何宁晟取得涉案商标没有合法依据,其私自变更行为侵犯了足三领公司的商标专用权,给商标权利人造成损害,应承担相应的责任。足三领公司要求何宁晟赔偿损失包含两部分,其一是何宁晟利用足三领商标对外开办和开发加盟商的行为给足三领公司造成了经济损失,其二是为维权诉讼而产生的合理费用。一审法院对足三领公司上述主张分析认定如下:1.《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二)项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属侵犯注册商标权的行为。“”商标系图文商标,“足三领”文字系该商标中最具显著性的构成要素,何宁晟作为足三领公司曾经的股东,对足三领公司系该商标的商标权人的事实是明知的,其恶意转让商标,且在转让期间不仅将西虹东路、西八家户路两家修脚房的名称由“晟铭修脚房”变更为“足三领修脚房”,而且在店面门头上突出使用的行为容易使相关公众对服务来源产生误认和混淆,构成商标侵权。同时,何宁晟未经权利人许可,在网站及微信中使用涉案商标进行宣传的行为,亦构成商标侵权。依照法律规定,应赔偿足三领公司的损失。鉴于何宁晟因侵权所获利益和足三领公司因侵权所受损失均难以确定,一审法院根据何宁晟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后果,涉案商标的知名度等因素综合考量,赔偿数额为60,000元为宜。2.“天山区体育馆路足三领修脚店”成立于2015年4月14日,早于涉案商标的注册时间,因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九条第三款规定,足三领公司作为注册商标权人无权禁止该使用人在原使用范围内继续使用该商标。3.足三领公司认为江苏东路315号的足三领修脚、库尔勒王健足三领足浴店奎屯足三领修脚店系何宁晟发展的连锁加盟店,因未提交证据证明,一审法院对其该部分请求不予支持。4.对足三领公司主张的鉴定费6300元、3月23日至25日往返北京的交通费、住宿费合计6704元(1030+1410+1030+1200+1373+661)元、公证费2000元,因确系何宁晟恶意转让商标致足三领公司为维权所产生,故对该部分损失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对足三领公司主张的律师费,一审法院考虑案件情况,酌情支持20,000元。对足三领公司主张的2月19日至21日的交通住宿费、6月20日至21日的交通住宿费,因非必要合理开支,一审法院不予支持。综上,判决:一、第15489761号“”由足三领公司(原名:足星晟铭公司)转让至何宁晟的行为无效;二、何宁晟赔偿足三领公司经济损失60,000元;三、何宁晟赔偿足三领公司合理费用35,004元;四、驳回足三领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8800元,由足三领公司7128元,何宁晟负担1672元;保全费3020元,由足三领公司负担2446.2元,何宁晟负担573.8元;邮寄送达费100元,由足三领公司负担81元,何宁晟负担19元。
本院二审期间,足三领公司提交了五份证据:1.天山区中山路华晟金盾商务中心的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报告,证明该商务中心注册日期为2011年6月16日,经营范围包含公章刻制服务。2.由自治区工商局、公安厅制定的新工商企【2004】111号文件,证明足三领公司严格按照文件要求将公司印章交到指定部门进行销毁,足三领公司在司法鉴定报告中所出具的样才有合法来源;3.由重庆市版权局出具的《作品登记证书》两份,证明版权作品完成日期是由申请人自己申报的,足三领公司作品创作发表的时间要早于何宁晟,足三领的门头和品牌是足三领公司自己创作的;4.沙依巴克区西北路足三领足浴店奎屯足三领修脚店博乐街店的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报告各一份,证明何宁晟在一审判决后继续使用足三领商标新开了足浴店,其侵权行为在继续扩大;5.商标注册受理通知书,商标异议答辩通知书,知果果网知识产权服务代理委托合同,证明因何宁晟向国家商标总局提出商标异议,侵犯足三领公司的合法权益,导致支付了服务费,造成了经济损失。
\
经质证,何宁晟对证据1的真实性认可,但认为华晟金盾商务中心是企业,其本身无权保存印章信息。对证据2的真实性不认可,因证据为复印件,且与本案无关联性。对证据3的真实性认可,认为该登记证书是由重庆市版权局审核的,对新疆地区无约束力,不能证实足三领公司的主张。对证据4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从证据显示的信息来看,何宁晟只是使用了“足三领”三个字,并未侵犯足三领公司的商标专用权。对证据5的真实性不认可,认为上述费用是在诉讼之后才产生的,且在商标注册过程中提出异议是合法行为,对于商标异议处理聘请代理人的费用,不应由提出异议人承担。贵都公司未出庭亦未发表质证意见。
本院对上述证据1、证据3、证据4的真实性予以确认,证据2虽为复印件,但属于公开可被查询的文件,经核查与公开的文件一致,故对真实性予以确认,证据5为何宁晟对足三领公司商标提出异议,足三领公司对商标异议进行答辩,并非本案涉案商标,故对关联性不予确认,对证据真实性、合法性不作评判。
何宁晟、贵都公司没有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二审查明,天山区中山路华辰金盾商务中心成立于2011年6月16日,经营范围:公章刻制服务等。
本院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涉案商标转让行为的效力应如何确定;2、一审判决认定的经济损失与合理费用是否适当。
关于本案涉案商标转让行为的效力的问题。第一,涉案司法鉴定书能否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依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八条规定,一方当事人自行委托有关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另一方当事人有证据足以反驳并申请重新鉴定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何宁晟对作出鉴定书的鉴定机构的资质和鉴定范围以及鉴定人员的鉴定资质提出异议,并认为鉴定机构使用的比对样本的印鉴留存文件不具有客观性。根据一审查明的事实,作出鉴定结论的鉴定机构和鉴定人员提供了资质证明,鉴定亦在其许可鉴定范围之内,故何宁晟的该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何宁晟称鉴定机构鉴定所依据的样本“印章销毁证明”不具有客观性,仅是依据其身份所提出,但并未提交反驳的证据。该证明虽然由天山区中山路华晨金盾商务中心出具,但该中心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公安厅制定的《企业印章刻制管理规定》中规定由公安机关指定的刻字社,销毁旧印章是其业务范围,亦是作为公安机关指定的刻字社所要承担的责任。由于何宁晟未提供反驳证据,且在一审中并未申请重新鉴定,故一审法院采信北京京安拓普文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文书并无不当,对何宁晟在二审庭审辩论终结后所提交的重新鉴定申请,本院亦不予准许。第二,商标转让过程中有无违法之处。何宁晟在未取得涉案商标权利人足三领公司同意的情况下,通过在申请书上加盖虚假公司印章的方式将涉案商标转让到其本人名下,该行为缺少民法通则关于民事法律行为应具备意思表示真实的条件,并且损害了足三领公司的利益,应属无效民事行为,故一审法院认定涉案商标转让行为无效符合法律规定。第三,关于足三领公司提起本案诉讼是否符合民事诉讼的受案范围。足三领公司所提本案诉讼,针对的是无效的商标转让行为,该行为是基于平等民事主体之间的转让协议,属于民事法律关系范畴,故足三领公司提起本案诉讼并无不当。
\
关于一审判决认定的经济损失是否适当的问题。足三领公司一审中主张的经济损失包括:一是何宁晟使用非法转让的足三领注册商标申请注册第3类、35类、41类、42类,致使足三领公司无法申请注册,造成的经济损失;二是何宁晟在全疆各地进行了开发商的加盟和开办,致使足三领公司在相关地域的开展造成阻碍,造成的经济损失;三是何宁晟以网络宣传形式在新疆乃至全国范围内以足三领品牌开办和开发加盟商,造成的经济损失。四是为维权诉讼而产生的合理费用。足三领公司所主张的因无效商标转让所造成的损失,除去其所称支出的维权费用之外,并未提供能直接证明所受具体经济损失的证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的规定,足三领公司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一审法院依据侵害商标专用权,适用法定赔偿确定何宁晟承担赔偿数额,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
对于一审法院支持的合理费用,系足三领公司因何宁晟违法转让商标为维护其权益所支出,是何宁晟给足三领公司造成的经济损失,应当按照《民法通则》第六十一条的规定承担赔偿责任。对于何宁晟以其是本案涉案商标图案的创作者,在自己经营的店铺中使用“足三领”文字是行使自己的著作权,并未侵犯足三领公司的权利的上诉理由;以及足三领公司认为何宁晟侵害商标专用权应承担赔偿经济损失,一审判决关于天山区体育馆路足三领修脚店成立早于涉案商标的注册时间,足三领公司作为注册商标权人无权禁止该使用人在原使用范围内继续使用该商标的认定是否存在错误,适用法律不当的上诉理由,本院认为,足三领公司一审的诉讼请求是基于无效转让涉案商标行为所造成的经济损失,而不是何宁晟商标侵权的损害赔偿,并且两者是基于不同的事实和法律关系,故何宁晟、足三领公司以上的上诉理由超出一审审理足三领公司诉讼请求的范围,故本院不予采纳。关于诉讼保全费和邮寄送达费负担的问题,足三领公司申请诉讼保全的请求与诉讼标的金额并无关系,且何宁晟转让商标的行为已被认定为无效;邮寄送达费因本案的诉讼而发生,亦与诉讼标的金额无关,故以上两笔诉讼费用不应由足三领公司负担。
综上所述,足三领公司、何宁晟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本院对合理部分予以支持。一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清楚,但部分适用法律有误,本院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新疆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新01民初269号民事判决第一、三项,即“一、第15489761号“”由足三领公司(原名:足星晟铭公司)转让至何宁晟的行为无效;三、何宁晟赔偿足三领公司合理费用35,004元;”;
二、撤销新疆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新01民初269号民事判决第二、四项,即“二、被告何宁晟赔偿原告新疆足三领足艺服务有限公司经济损失60,000元;四、驳回原告新疆足三领足艺服务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三、驳回上诉人新疆足三领足艺服务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8800元,由新疆足三领足艺服务有限公司7973元,何宁晟负担827元;保全费3020元,由何宁晟负担3020元;邮寄送达费100元,由何宁晟负担1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8575.1元(新疆足三领足艺服务有限公司预交6400元,何宁晟预交2175.10元),由新疆足三领足艺服务有限公司负担7770.3元,何宁晟负担804.8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周亚卉
审 判 员  赵亚丽
代理审判员  陆建蔚
 
二〇一八年六月六日
法官 助理  李毓莹
书 记 员  杜春婷
书 记 员  杜春婷

\

\\

上一篇:商标注册申请不予受理的主要情形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主办单位:乌鲁木齐市商标协会 协办单位:新疆西域商标事务所

版权所有 © 新疆商标网 新疆西域商标事务所 新ICP备05003613号

0991-2817001  13199801063  E-mail:xiyutm@126.com

地址:乌鲁木齐市高新区北京南路320号(全聚德旁原经管学院)门面 

网络实名:新疆商标网 通用网址:新疆商标网   网址:http://www.xiyutm.com  

技术支持:新疆金西域工商企业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http://www.xjaic.com 电话:0991-3678169

 新公网安备 65010402001117号

咨 询

-->